是茜

挂着的咸鱼 固执不肯躺下

前天和我微博上的朋友聊天,很偶然聊到黑塔利亚。我没想到他看过呢,问他什么看法,他说他觉得这对二战美化过度了。

我逗他“哎,E啊,我和你看的角度不一样啊。”

“?”

“每部有这么多男孩子的动画,一定给他们配对才开心啊……你知道的我是腐女。”

“你入魔了!醒醒吧傻孩子!懸崖勒馬吧!”

我问他怎么悬崖勒马,他说“讀詩,詩經啦, 離騷啦!”

还给我安利“‘泛彼柏舟亦流於淇, 耿耿不寐如有隱憂, 非我無酒以敖以游’一個怨婦發的牢騷,你不覺得很有趣兒麼?”

笑死了,“你不觉得里面美国和俄罗斯的互动很好玩吗?”

“冷戰時期就看他倆表演了, 能不好玩兒麼?”

“所以……就会有人……喜欢啊”(好吧虽然我不喜欢)

“中了你的套!- -lll”

最后我以“你是更明智的,我是更娱乐的”结束这个话题。


顺带一提,

我还和他抱怨“动画里的中国一个朋友都没有,好不公平。然而全世界都爱日本,个个儿都恨不得贴脸去亲腻他。”

“很正常,你知道美國人對日本人的評價是什麼麼?”

“《菊与刀》?”

“不是,另一本,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是什么?”

“自戀的,当然中國也有些人自戀啊, 比如酸儒們🌚”
………………………………………………………………
一个工科生一个工程师聊这些好奇怪,呃。

话说阿尔家研究这些……也是……( ・᷄ὢ・᷅ )。
………………………………………………………………
不过他说的一句话很对,我说我知道这是动画不是真的,他反驳“你的思想可不是邏輯, 真即是真, 假即是假, 很多灰色的東西, 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在哪兒了”。

我就是在这灰色的地带畅游享乐吧。

还有他安利我的那首诗,真的很好啊,可是让更深陷了。苦闷的心情让我几乎要哭出来,仿佛就是我对动画老王的印象,也是我纠结的心情: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
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
薄言往诉,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
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国风·邶风·柏舟》

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有没有编入语文课本呢?我还去听常晓梏唱的版本(网易云音乐)。纠结,明知他“威仪棣棣,不可选也”是真,我却希望他拥有一些 我希望他拥有的 感情是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一直觉得求真才是值得的。我脱离不了真,又舍不得假,我却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我喜欢。

不过谁没有点小爱好呢。












最近东北又乱了,我看到我特别喜欢的三位不同领域的人家都觉得,这是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两边都留不住,两边都不留好脸。怀疑外、交、机、制在做什么,哎哎。如同稚儿。(不是我说的)我没想到他们的观点竟如此相同……我倒觉得很正常,现在很多都是重新学习的,比如和西方老油条的外交……不过再这样……越看越像……雌伏了。我的暴脾气要窝不住了……



我想我那朋友是不会lofter上看见我的。悄悄写感想。



再说起东北,真是好地方,开学嘛,又遇到了新的教授们,发现都特别喜欢东北,新疆,内蒙之类的地方,因为专业原因吧,东北真是好地方啊,肥沃广阔的土地,幸好是我们的……

《航拍中国》里面也有介绍,真是好地方啊。

任何人都知道黑土地,公认的事实是黑土地肥力已经大不如前,被称作粮仓的土地,得承受多少责任啊。很多事情都不容易,希望更多的人珍惜粮食……

包括现在很多人谈之变色的东西,很难啊,我内心有对这片土地的歉意,它真的负担太多太多了。我们欠了它很多债,不尽早偿还会有祸事发生的呀。(话题歪了……

特别神奇,中国流行五行之说的时候领土还很小,我不知道祖先的行迹是否早已到更远的地方,可是随着疆域的扩展,现在我们的土地真的是五色土啊……其他大洲是不是也是五色土呢?

不过从地理地质来看,估计没有了,至少东西中对应的青白黄很难一样了,这样的话,五行之说或许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才比较灵验吧~它脱离了中原可能会变形哦?

这片土地上的文化和它的土地紧紧连在一起了。无法解释,无法想通。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