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茜

挂着的咸鱼 固执不肯躺下

实现独立之思考最难了。

首先,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考是不是独立的,并且独立与否不影响大部分人的生活。

当意识到我并没有独立思考的时候,想改变却有心无力。

第一没有认识世界,事物的方法论(比如说哲学,然而我没学好,打脸)

第二没有足够的知识分析解释多的到信息,参考资料。

所以普通人是没办法有独立的思想的。他用的都是别人的。



举例就是我印象最难忘的:

我老爸喜欢书法,年轻时拜一个书法家门下,同时获得了一堆师弟……也是我是师叔们。

(当然我什么也没学到!!!好了这么丢脸的事不要说了)


我某个叔叔的女儿就学的挺好的。我假期经常去去她们玩。并且我还帮她补数学(然而没有用)。

有一次她在我面前装B(并不),对着她爸爸的字说:“爸爸的字有师爷爷的影子,我的字里面有爸爸的影子。”

对吧。

即使出师数十年,你的字迹还是有你学习对象的影子……

因为学书法必须从临摹开始的。然后开始熟练地书写某位大家的字迹。再然后你可以开始随着自己的审美、品味改写自己,可是还是很难脱掉大师的影子……

可是一旦脱离了,也算自成一派了。

所以思考的独立有多难呢……

老王是蝶,伊万是花,此乃蝶戏花=-=

第二次试着画同人了(舍友还很激动地问我是不是基三同人)

自己的脑洞其实很……干枯。可是非专业画起来真好难啊(哭

竟然还没画完……_(:зゝ∠)_我不是不想画了。

最近惊愕于美帝霸权之猛烈,茶饭不思,辗转难眠,只想起屈子之泣“长太息以掩涕兮 哀民生之多艰”,陷入杞人忧天的苦闷之中,连我最爱的即将开放的牡丹也拯救不了我。 

思虑过多,伤神。

目前只愿享花鸟风月,不谈其他。

所以我先去玩梦 100,不画了【哎?你等等!

————————

补充说明,图中花样有参照,依样画瓢。不属于个人。

恩对不起啦,就两张。。。来辣眼睛啦(捂脸)

突然很想接机表达对露的感情!


献上我认为特别符合我心中的他们的诗歌!



致橡树(朗诵)

作者: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片尾的《爱的勇气》也很棒哦!!!








————————————








(눈_눈)好像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画……可惜我是咸鱼啊!

【露中】意梦 3

2.0

前方有一段历史相关,不喜可跳过



……

周围一片昏暗,空气污浊而腥臭。目及之处被黑暗笼罩。

……这是哪儿?

他看看四周,只见角落里放着的一豆灯孱弱地染着光色。光源总是无比吸引人,太阳、月亮、灯火。夸父逐日,嫦娥奔月,飞蛾扑火。他和他们一样追寻光明,想要走过去才发现四肢被捆绑着吊挂起来,之前竟毫无感觉……

“醒了?”

听到人声,细细观察才发现身前站着一个人,微弱的灯光只能浅浅勾勒出青年特有的腰身。他隐匿在黑暗中,默无声息。正如他的语气,仿佛微风拂过,瞬而溶入周围,再没人能寻到。

是他。

“……”

“我知道你醒着,别装。”青年掐着他的下颚,“我问你,”

你,姓什么?”

被皮手套的冰冷质感膈的烦躁,他从来不喜欢黑暗冰冷的感觉。对方的手方还在施力,不回答就永远维持下去。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姓王。”

听到对方哼笑松了手,还问,“我再问一次,你姓什么?”

“我姓王。”

青年后退一步,随之两道鞭子落在他身上,响亮的声音贯穿入耳,他晓得之前的伤口裂开了,却感觉不到疼。

“没用的,不管你如何。”

“你倒是嘴硬” 青年收起皮鞭。

“可你心属的那个人,他可在乎你?”青年嘴角翘起,好像想起什么骄傲的 事,“他早就负了重伤, 躲去西南了。”

“关内人都称你们是野蛮、落后、无礼的鞑子。一厢情愿做他家人……真遗憾呢。”

“比起你,他更喜欢我,更希望我做他的家人。不然他为什么把你送给我?”

“我们以后会相处比你好的。”

……

他想反驳“不,不是这样的……”,却想不出任何理由。

他真的讨厌我吧

或许连讨厌都谈不上

他真爱的人,无论伤害他多深,都会原谅吗?

皮鞭抽打在身上,知觉早已麻痹无感。对方讥讽诛心之言却犀利的地鞭入他的心脏、肺腑,火辣辣的烧疼,像冬季田野上焚烧的秸秆,火焰无法驱散寒冷,滚滚浓烟压着他无法呼吸。

最后只待一场茫茫大雪,覆盖所有……存在过的痕迹。

他想到夸父终究没有追到太阳,嫦娥独守一处凄清,飞蛾扑入火光却被吞噬化为灰烬……越卑微,越可怜。

那自己呢?等待他的结局是什么。

现在的文人喜欢哼哼“国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国”。此前他从未细思国是什么,只信此乃天下之中,那人应居中,心怀天下,威耀四海……

如今大家飞鸟各投林。

不知那人现在什么滋味,估计不很难受吧。又或许早已习惯了……

“我再问你,你姓什么?”对方靠近他耳朵,带着诱惑。示意他,如果追求的天堂舍弃他,不如另寻出路……说出他想听的答案。

即使这样,也不想如对方愿,“我……没有姓。

对方明显停顿了一下,他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突然笑了,

“哈哈,真是铁骨铮铮的北方汉子。”

他听不出这句话是嘲讽还是夸赞他。也无心猜测。

对方不再多言,打开门口欲离去,又转头对他说:“古称秦乃西戎蛮族,结果还不是秦皇扫六合,我何不可取而代之?”

听到这句话他火气上来,张嘴正要骂人,那人却已离开。

……………………………………………………


黑||龙||江是做梦被气醒的,梦醒时完全没有困意,直愣愣坐在床上。

过了好一会,自言自语喃喃“……你也配姓曌?”

……………………………………………………


下午时候辽||宁偷偷把吉||林拉到一边问:“你说今天老黑什么毛病?干活不认真,和他唠嗑也不耐烦,斗地主一言不合放炸弹,他吃炸药了?”

吉||林耸肩表示不知道。

这段日子大家心情都不是很好,可是这不是理由。

傍晚回家的王黑(王+单字省称)回到家,正看着新闻联播,接到一通电话,对方传来亲密到发麻问候:“老铁儿啊!”

“京哥啊!”

“你代我秘密去趟纽||约吧。”

“啥?”

“我还有工作,你看我最近忙的,忒。大哥他好像出什么事了,伊万神神秘秘的也不说具体情况。我看你和伊万关系挺好,去他们住的地方看情况,赶紧的。回头什么都给你报销了。”

王京不等回应就挂了电话。

……呸,你才关系好。不过就是偶尔一起喝喝酒,你就是不想跑腿!

虽然心里埋怨,但是还是简单利落地捯饬行李上路了。




当他到的时候已经花了一天多的时间。

其实他早就做心里准备的,可是看迎接他的到小小的王耀时还是傻眼了。

“大哥?!”

王耀歪头,眼睛带着询问,“你是?”

眼看这正太穿着一件水色牛仔背带裤,黑色袖子的上衣,连着白色的帽子,帽子上还有两只耳朵,真是毛茸茸的……熊猫仔。两眼水汪汪的,天真无害。

我擦,这不可能是我大哥!

想到另外一个可能,王黑转头问伊万,

“这是你和我大哥产的小崽子?!”

“……”你大哥回来一定敲碎你脑袋的,“你说呢~”

王黑看伊万笑的春风得意(他自己觉得的),激动顺着掐起伊万的脖子“MB那我大哥难产了?!”

伊万表示呵呵。

一旁被忽视的王耀无语了,男男怎么生崽?

他拉着王黑的衣角,让他注意力转回自己,

“我能感受到你属于我的一部分,极北之处……只不过我现在还没有……遇到你?你叫什么名字?”王耀很疑惑,为什么他是兄长而不是爹呢。

“……?”王黑突然觉得自己智商不足,还是说自己是沙比?

……

“那你从哪时来?”

王耀招招手,于是乎王黑乖巧凑到王耀身旁,侧耳倾听,

“你可知道xxx”

王黑听了尴尬了。我知道啊,我昨天算还见过他。可是也太遥远了,那时根本没他的影儿!

“哎……大哥,您可惹事!现在时局多紧张,你这样折腾,就是猪队友!”王黑搓这王耀的脸蛋泄气,手感真好!

王耀掰开在他脸上肆虐的手,“哼!我不在你就不行了?说明你本身也是猪队友!”

好有道理,王黑无言以对。

“你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像小孩一样。”

啥玩意儿???王黑懵了。

伊万站在一旁默默欣赏这一滑稽的场景。

王耀拍着王黑的肩长叹,“时局,从以前到现在,哪有不紧张的?年轻人,你的想法还很幼稚,还需要成长啊……”

“是是是,大哥你说的对!”

这真是我大哥!

王黑没想到王耀这么小的时候就有老气横秋的腔调了,其实王耀只是在小兄弟面前装做知识水平很高的样子。

“呃……不管怎么样,我要带你回家。”

“回家?”

“对,属于我们的地方。还有很多你的家人。”

“不,我不回去!家里没有自由,我知道你们的德性!我要和伊万一起 ”王耀转身躲再伊万身后。

???

王黑站起来,怒指伊万“你这毛子!你给我哥灌了什么迷魂汤?抢走我贝||加||尔||湖还不行,我哥也整个拐走了?熊精不是吓哭小孩的吗!”

你这是拐卖儿童你知道吗?

“我昨天不小心让他喝了酒。而且,熊多可爱,我们那的大人小孩都喜欢它。”伊万牵着王耀的手,“想得到土地就要沐浴过我家英勇战士鲜血。只拼酒没用的。”

“你们连小妹都唤不回家,你就喜欢和我怼了,你敢和那个死胖子怼么?”

伊万仰起头用鼻孔看人。

老铁,扎心啊……王黑默默捂着胸口,他最近怎么嘴炮连连失利?

“……哼,她根本不如琼妹好。琼妹就是 胸 小了点……她家椰汁真好喝。”

“琼妹是很可爱,暖暖的。”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你竟然让一个小孩喝酒?!”

王耀努嘴表示不满,插嘴说“你这话我不爱听了。”

……这样的对话真没有任何营养。

“咳,不管怎样,在你这儿出的事,你有责任帮我带着大哥回家。”


TBC

意梦就是日思夜想最后所做的梦吧。

2和3中间有一段时间差,以后有缘再续。。

主要内容很少……

因为有很大一段是王黑的梦,其实是几天前听形式政治课的老红二代讲他们父母的讲述故事,我也不知道真假,但是还是很合理的,有感而改编。正好我也是想让王黑出场的。还是不想太严肃。。。所以后来委屈让他卖蠢了……咳咳。

东三省好像很喜欢海南?是在网上刷段子给我这样的印象的。


今天老师带我们到学院地下去看机具,很多都是落后淘汰的。偶然一瞥,仿佛感受到了老大哥被遗忘在尘埃里的幽怨啊……话说地下室真的很冷很冷的!

【露中】意梦 2

“巧遇”是第一章的标题,我总不能和Word一样吧!所以根据结尾粗劣改成“意梦”中间藏了两个字,心思多的人容易想歪,比如我所以还是是藏了好。

补充1.5

前方高能表演,勿仿。

前方高能表演,勿仿。

前方高能表演,勿仿。


“哇啊啊啊啊——”王耀刚进房间就被伊万迅速的捆绑倒吊在门上,视角瞬间倒转让他反应不过来,“你做什么!”


王耀瞪伊万,超级凶的。可伊万背光站着,初升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光与暗的碰撞,下意识眯起眼,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孔。真没想到这个看着友善的男人会对他做出这么、这么粗鲁的事……


他有些抱怨未来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和这样的人相处的,竟然还与他关系很好?


“当然是帮你长高啊。”


伊万走到窗边,把窗帘拉起来,漫不经心的拉起一角,细滑的绸子上绣着精致的图样,是王耀请自家兄弟们绣上去的。


“俗话说‘睹物思人’,我奔波在外,若想你们了,也可看着窗帘,看着月亮……”


他抚摸细密的丝绒,上面常见的蝶戏花刺绣栩栩如生,灵动的彩蝶,浓浅各色的花瓣,细碎的花蕊……仿佛凑近就可以闻到花香。


伊万曾问过此花的名字,虽然早就忘记了那简短的音节,“为什么不绣向日葵,或者,牡丹?”


他觉得王耀更适合牡丹。或者说,他仅仅记住了牡丹。


只记得王耀当时歪头盯着他,嘴角勾着笑。


“这也是高洁的醉美人啊,可不是和你一样? 对了,它也很讨厌寒……”,伊万再也忍受不了那撩拨的眼神,不等王耀说完,扑了过去……


“你才是美人呢!”


当然,如果那两位兄弟知道了他家老大拿他们仔细绣的最喜爱的花去调戏情人, 估计会跳起来指着王耀鼻子怒骂“老流氓”吧。


“骗人!”


王耀打断伊万沾染粉色的回忆,“快放我下来!”


伊万往门口走去,打开柔和的室灯,俯身,“不行哦,不听话的小孩是要惩罚的。特别是闯祸的孩子。”


“……”王耀语塞,“那你要把我吊到什么时候?”


他蹲下身认真欣赏王耀的眼睛,泉水一样的清澈、干净,一望见底。


泉眼也在望着他,遇到自称与他关系很好的人就可以恣意闲聊,甚至随意都把自己的事透露。真不知道还要经历什么事才……


“小耀,回去吧,让一切回归正轨,他有很多事要做,你也有你该做的事。”


“哼!那你就吊着我吧!”王耀撇开头,闭眼躲开伊万看穿真相的智慧般的凝视,“等他帮我对付那老头,我会回去的。”


“还有,请尊称我‘天使’!”


他大概知道他口中的“王耀”,“ 小耀”指的就是自己,可那又怎么样?他偷偷蓄的一甲子之功,是这么容易放弃吗?


伊万看王耀虽小,但拥有某种神奇的力量。而且也是国|体,伊万很好奇什么样的老头这么厉害。“你在这,怎么知道能不能对付他?”


“届时我的力量就回来了,自然知道。”


“你怎么知道他会不会成功呢?”时空错位,bug般的法术也可以使用,他觉得这个王耀厉害多了。

是的这个bug是作者给的


“难道我还没长成而立之年的模样?”王耀有些吃惊,嘀咕起来,“我、没算错啊……确实到三十了……”


“……”伊万看着突然沉迷于数字计算的王耀,看,多天真的孩子,未来风云变幻,一定如你所想的发展?


“现在的你是信仰共产主义同志,没有你想的力量了。”


“……你说什么 啊?”心算戛然而止,王耀一脸懵逼,明显听不懂。


“……”


“放弃吧,回去吧。”


“不!”

……


多说无益,说了也听不懂,还不如做点实际的。随即起身把王耀抱起来。


“你、你又要做什么?”


伊万并没有解开束缚王耀手脚的结,他坐在床上,让王耀趴在他腿上,抚摸他的后背,“小耀啊……”


“是‘天使’!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回去的!”,他知道伊万要说什么,硬是堵了回去。


不过很快的,他心里就开始打鼓了,因为伊万解开了他的绅带,连同玉佩一起落到地上,掀开了他的下裳,只剩一层轻薄的布料,气流的卷起让他下身一凉。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无视几乎要蹦出胸腔的心脏,王耀因为看不到伊万, 凭空给他多了一点点勇气,他咬牙,为自己鼓气。


“……”


看着王耀浑身僵硬绷直,任君宰割的样子,“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伊万默念,并开始了行动。


TBC


为老王做窗帘的两人,窗帘上绣的花,小小耀从来里来,跳跃了多少年来到现在的,都七七八八猜得到吧,不过伊万同志不了解嘛……还有伊万一点也不过分哦……因为聪明的伊万看出了小小耀是为了逃课跑来的,还想让现在的老王去打败(?)他的老师……太熊了。



前天和我微博上的朋友聊天,很偶然聊到黑塔利亚。我没想到他看过呢,问他什么看法,他说他觉得这对二战美化过度了。

我逗他“哎,E啊,我和你看的角度不一样啊。”

“?”

“每部有这么多男孩子的动画,一定给他们配对才开心啊……你知道的我是腐女。”

“你入魔了!醒醒吧傻孩子!懸崖勒馬吧!”

我问他怎么悬崖勒马,他说“讀詩,詩經啦, 離騷啦!”

还给我安利“‘泛彼柏舟亦流於淇, 耿耿不寐如有隱憂, 非我無酒以敖以游’一個怨婦發的牢騷,你不覺得很有趣兒麼?”

笑死了,“你不觉得里面美国和俄罗斯的互动很好玩吗?”

“冷戰時期就看他倆表演了, 能不好玩兒麼?”

“所以……就会有人……喜欢啊”(好吧虽然我不喜欢)

“中了你的套!- -lll”

最后我以“你是更明智的,我是更娱乐的”结束这个话题。


顺带一提,

我还和他抱怨“动画里的中国一个朋友都没有,好不公平。然而全世界都爱日本,个个儿都恨不得贴脸去亲腻他。”

“很正常,你知道美國人對日本人的評價是什麼麼?”

“《菊与刀》?”

“不是,另一本,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是什么?”

“自戀的,当然中國也有些人自戀啊, 比如酸儒們🌚”
………………………………………………………………
一个工科生一个工程师聊这些好奇怪,呃。

话说阿尔家研究这些……也是……( ・᷄ὢ・᷅ )。
………………………………………………………………
不过他说的一句话很对,我说我知道这是动画不是真的,他反驳“你的思想可不是邏輯, 真即是真, 假即是假, 很多灰色的東西, 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在哪兒了”。

我就是在这灰色的地带畅游享乐吧。

还有他安利我的那首诗,真的很好啊,可是让更深陷了。苦闷的心情让我几乎要哭出来,仿佛就是我对动画老王的印象,也是我纠结的心情: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
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
薄言往诉,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
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国风·邶风·柏舟》

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有没有编入语文课本呢?我还去听常晓梏唱的版本(网易云音乐)。纠结,明知他“威仪棣棣,不可选也”是真,我却希望他拥有一些 我希望他拥有的 感情是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一直觉得求真才是值得的。我脱离不了真,又舍不得假,我却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我喜欢。

不过谁没有点小爱好呢。












最近东北又乱了,我看到我特别喜欢的三位不同领域的人家都觉得,这是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两边都留不住,两边都不留好脸。怀疑外、交、机、制在做什么,哎哎。如同稚儿。(不是我说的)我没想到他们的观点竟如此相同……我倒觉得很正常,现在很多都是重新学习的,比如和西方老油条的外交……不过再这样……越看越像……雌伏了。我的暴脾气要窝不住了……



我想我那朋友是不会lofter上看见我的。悄悄写感想。



再说起东北,真是好地方,开学嘛,又遇到了新的教授们,发现都特别喜欢东北,新疆,内蒙之类的地方,因为专业原因吧,东北真是好地方啊,肥沃广阔的土地,幸好是我们的……

《航拍中国》里面也有介绍,真是好地方啊。

任何人都知道黑土地,公认的事实是黑土地肥力已经大不如前,被称作粮仓的土地,得承受多少责任啊。很多事情都不容易,希望更多的人珍惜粮食……

包括现在很多人谈之变色的东西,很难啊,我内心有对这片土地的歉意,它真的负担太多太多了。我们欠了它很多债,不尽早偿还会有祸事发生的呀。(话题歪了……

特别神奇,中国流行五行之说的时候领土还很小,我不知道祖先的行迹是否早已到更远的地方,可是随着疆域的扩展,现在我们的土地真的是五色土啊……其他大洲是不是也是五色土呢?

不过从地理地质来看,估计没有了,至少东西中对应的青白黄很难一样了,这样的话,五行之说或许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才比较灵验吧~它脱离了中原可能会变形哦?

这片土地上的文化和它的土地紧紧连在一起了。无法解释,无法想通。

【露中】意梦 1.5

“你很了解我么?”

“那当然,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做开心的事情,我是除了你的家人外和你最亲密的人了。不过迟早我们会是一家人的!”

伊万的心情突然很好,抱起王耀就转圈圈,晃得他左右玉佩叮当锵鸣。

沙比啊

王耀抱住伊万叫停,虽然他有好多事情想问他,不过为了来到这里耗费了大量的体力。揉着伊万的浅发问有没有吃的。

“我肚子饿了。”

“现在可没有吃的。”伊万轻轻戳着王耀的脸蛋,“因为你,我也没吃的了,昨天的你答应为我做水晶包的。”

“那怎么办?现在的我可不会做这东西。”

伊万带着王耀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翻寻食物。王耀正惊愕于扑面而来的凉气,对方递过来一瓶饮料,“这是你平常喜欢喝的。”

王耀张嘴吸吸,觉得挺好喝。接过来。

“这叫什么?”

“椰树椰汁。”我没有打广告

伊万叹了一口气,和逝去的水晶包说再见。

所幸有一些食物,伊万简单做了一些吃食,煎鸡蛋,土豆汤。他看见王耀吃得开心,忽然有角色互换之感,顿时脖颈上的围巾更飘逸了。(注意,这里表示开心和骄傲。)


断断续续的聊天,王耀其实还没有名字,他那边的人都敬称他“天使”,或许是因为人们看他不老不死,山河社稷之祸福总映射在他身上,不是是上天赐予的使者又是什么呢?


“有一天有人对我大喊‘神使在此!’,送我入宫殿供起来,那时我过的可快活了。”


话里显然有转折,伊万给王耀续上一杯椰汁,“然后呢?”


“然后?太惨了!又来了一群人,他们把我的力量封印了,把我拘禁起来,让我处处按着他们定的规矩行事……”王耀一脸苦大仇深,“最可恶的是他们把我当小孩对待,每天让一个老头儿给我上学,甚至还想让我梳孩童的发型……”


“哎,若不是他们这样对我,我就不会偷偷跑到这里来了……”王耀长叹一口气。


“噢?可你就是儿童。”伊万微笑抚摸他的头,“你看起来不到八岁。”


这句话直戳心中之痛。王耀恼羞成怒,推开拍着他脑袋的大手,“我早已成年,至少一千岁了!”


“我和你差不多大呢。”


王耀跳起来,明显不可置信,“为什么我们差这么多!你是用什么办法长高的?”


“我有秘诀,你想试试吗?跟我来。”说着伊万走进了卧室


王耀自然无法拒绝诱惑,跟了进去……


TBC

我说的句句都是陈述句……orz。

感觉没有感情呢?再贴标签我都不好意思了😭,请各位稀客多多包含。

再艰难我也会写完的,抱头而去。

再说标题啊hin尴尬啊!

为什么叫巧遇?因为第一章就是巧遇啊……第二章不是了怎么办……难道叫吊打吗?



【露中】意梦 1

1.国设。有私设,如省、市拟。有ooc,有不合逻辑处还望不要深究。

2.故事皆为虚拟,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若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点叉。

3.没格式,没文采,爱咋写咋写_(:зゝ∠)_


即使伊万是会魔法的人,但是面对眼前缩水版王耀竟然无任何头绪。一觉醒来王耀就变小了,并且不只是变小这么简单。

事情还要从今天早上说起。

早晨六点本,闹铃响起,醒来时枕边人已经不在。伊万起身走进卫生间,他迷迷糊糊地刷着牙,敏锐的直觉告诉他有某个地方不对劲。不过洗漱之后 依然昏沉的脑瓜子是想不出来什么的,直至隐隐的饥饿感传来,伊万才想起来。今天的早餐,是的。昨天早上工作的时候,他悄悄给王耀递小纸条:


我明天早上想吃水晶包,你做的!kumaʕ •ᴥ•ʔ

 
 
得到的是严肃的回复: 
 


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请你不要在开会时三心二意。(我并不想吃水晶包,豆腐脑油条不好吗?)

 
 
伊万愤愤抬起头,眼睛泛着水光,望着坐在对面的情人泫然欲泣,对面戴着眼镜的王耀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表情,仿佛控诉已在耳边: 
 

让甜党吃咸豆腐脑儿!你不会良心不安吗?


我不会的,王耀扭头。

然后,他们去了超市买了食材……

 
是呀!他本该闻到,那满心期待的,能透过层层障碍,飘散过来的热腾腾水晶包的美妙的甜蜜香味……然而空气清新的只有闻到自己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伤心、疑惑。

于是他打开卧室门就委屈地嚷道:“耀!你怎么能……”

然后他看到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小孩转过身一脸惊吓的看着他,伊万也惊得 同时大喊:

“你是谁?!”

不过伊万看清小孩的面容后震惊了,

“王耀?”

这孩童不悦的皱起眉“你叫王耀?你竟不知我为何者,对本天使如此无礼?”

?!

伊万陷入了沉思,除了没有翅膀,他就是天使啊!

咳咳,不对。

眼前的儿童无疑就是王耀,毕竟一个小孩,是不可能这样毫无声息地进入他们家里来的。他的五官也像极他的老情人,特别是现在他微愠而直瞪自己的模样……不过看起来他不认识自己了。

“对不起,我的天使。我不叫王耀,你可以叫我伊万。”他走到王耀跟前蹲下来端详他,“你是从过去来的,对吗?”

“你怎么知道的?”小王耀脸红了。

伊万拉起王耀的双手“你穿的衣服和长大的你穿的都不一样,至少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不这么穿了。”

“我看过你们家拍的电视,你穿这样式衣服的时候至少是两千年前了。”


TBC

我累了,就先这样吧……

其实标题没想好。

我就是喜欢吃甜豆腐花。

………………补充1.5

看了一篇文章,视野大开阔,我懂的不如他多,自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不免又叹了一口气,拟人的话,像他这样金玉似的人,竟真没人配的上他,本来或许有一个可以的,可惜渡劫失败,只留他一人独行。前方的道路再也无人陪伴,黑漆漆雾茫茫,万一又像老大哥一样失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头,或许只能任另一条路上的人啃食。他们不会怜惜你,他们也疲弱饥饿着,等着先倒地的人,分食……
再认真的说,向他这样举世无双的人,现在有什么人配得上他呢?他看同类的眼光这么挑,惧威而不怀德的弱者,吃相不好看的强人呀,他怎么可能真看得上。更别提大家都是只可同富贵不可同患难之人了。有何真情?
唯自家人而已。